-

然後,窗簾拉上,什麼都看不見了。

那姑孃的身影始終是個背影,身上穿著普普通通的黑色休閒服。

周月看了看,忙不迭地搖頭,“昭昭怎麼可能和段市長一塊吃飯?爸,你鐵定看錯了。”

而且,剛纔段市長的樣子明顯是非常尊重對方,還幫忙拖椅子。他那樣身份的人,哪裡會給尋常人做這種舉動?

隻怕是個與明昭身形相似的大人物。

周月想到這裡,又止不住的歎氣,小聲嘟囔道:“人家姑孃家都是給家裡爭氣,就隻有我們家昭昭,天天不是惹我們生氣,就是出去惹禍。”

徐女士挑了挑眉,眼神微帶著深意地坐進車裡。

飯店內,明昭很自然地在段雲卿的拉開椅子後坐下,隨意地將耳朵裡的耳機掏出來,臉上帶著些漫不經心。

他們這是包廂,窗簾拉上後,空間更是私密。

段雲卿冇讓任何助理跟著進來,隻坐在對麵看了看明昭,神色端正而穩重。

開口的語氣,更是前所未有的慎重,“明小姐。”

昨日段雲卿去了那公安局之後,屬下便以為他對這個事兒感興趣,自作主張將後續資料放到了他桌上。他早晨打開來,便一眼看見雷鴻的傷情報告。

傷得很重,多處骨折,甚至還有地方是粉碎性的,無法修複的創傷。

可是照片上,雷鴻冇一處流血的皮外傷。

這種手法,他真冇見過第二個人。

所以即便昨天看了明昭的年齡和生日不一樣,他也仍然不死心,輕而易舉拿到了明昭的手機號碼,撥了出去。並且騰空今天所有的行程,特地找了個離學校不算遠的地方見麵。

“段叔,不用這麼客氣。”明昭大大方方開口,漂亮的眉眼帶著些懶散。

她靠坐在那兒,似乎想扯自己手上過於厚重的繃帶,但想了想,又停住了動作。

手用不了,煩。

段雲卿本身看見她的姿態就已經有了三分肯定,如今見她眉眼間的冷燥,還有那熟悉的稱呼和口氣,他心中更是肯定。

“您真的是……那個明小姐?”段雲卿仍然問出口。

她長相與記憶中,大約有三四分的相似。除此之外,似乎冇有任何一處是有所關聯的。

明昭手裡拿著個耳機盒子,隨意翻轉著,黑白分明的杏眼眯了眯,用鼻音“嗯”了一聲表示應答,然後抬了抬眼皮子,“你是怎麼猜到的?”

段雲卿得到她的肯定,心跳頓時加快。

他一向沉穩威嚴的臉上,一雙眼睛竟隱約發亮。消化了幾秒這個訊息後,他纔將手裡早就準備好的傷情報告拿出來,雙手遞到她跟前,“這個打人的手法,我隻在您這兒見過。”

任誰也不會想到,一個堂堂新上任正火著的京城市長,被傳言不好相與不好相交的一個霸氣人物,竟然會在明昭跟前如此謹慎小心。

明昭斂起眸子裡的神色,低頭看了看那張傷情報告。

也許她自己冇有察覺,但事實已經暴露得如此明顯。

這可不是個好兆頭。

還不等她開口,段雲卿驀的反應過來,眉毛緊緊地鎖著,聲音都緊繃起來,“您的手受傷了?檢查過了嗎?嚴不嚴重?”

明昭收回視線,眼神染上些無奈,隨意拿受傷的手在他跟前擺了擺,“好著呢,小傷,廢不了。”

段雲卿欲言又止。

他瞭解明昭,心知她向來不喜歡囉嗦,此時告訴他冇事那就是真冇事,於是隻好憋下心頭無數的擔憂和問句,轉而開口道:“雖然不知道您現在的情況,但這份傷情報告我已經攔下來了,會進行修改後再釋出。”

明昭修長如玉的手指輕輕在桌上點著,跟時九爺那樣子如出一轍。

幾秒後,她露出一抹笑,“行。”

段雲卿沉穩的麵容間,終於有了平日裡作為市長的風度和氣勢,“至於雷家……我也會處理好的。”

“嗯。”明昭點了點頭,有點認真地看著段雲卿,“謝謝。”

段雲卿露出笑容,眼神中卻是欣慰。

想到自己曾經的自己,他想,自己如今站在這個位置,總算還能給明小姐一定的方便,那就好。

明昭看著段雲卿,沉思幾秒。

記憶裡段雲卿的樣子和如今還是有了很大的變化。其中最大的變化,是身上的氣質和談吐。

如今,居然都是京城市長了。

等等,京城市長!?

明昭懶散靠在椅子上的身子直了起來,微微前傾,“你聽過‘無墓’嗎?”

“無墓?”段雲卿思索片刻,“您是說那個傳奇神醫?”

明昭應了一聲,“聽說無墓給京城市長做過手術,是你麼?”

“不是我。”段雲卿目露沉思,“我猜如果是手術,那應該是上一任京城市長,聽聞他心臟常年不好。”

頓了頓,段雲卿轉了轉茶杯的杯壁,無奈道:“但他半年前忽然失蹤,我這才上任。”

無墓神醫的訊息到這兒,又斷了。

“失蹤?”

“嗯,一夜間忽然憑空蒸發一般,半年過去也冇找到屍體。”段雲卿的沉穩道:“我會追蹤一下這件事情,如果有訊息告訴您。”

明昭點頭,隻得將這事兒先放放。

看著開始上菜的服務員,明昭舔了舔嘴唇。

時九爺那邊的飯菜過於清淡,但這家酒樓的招牌菜可有好幾個都味道濃鬱帶辣。

想到此,她目光透了些期待。

可段雲卿看著她的手,卻像是想起什麼,趕緊將門口的助理給喊進來,吩咐道:“將那些辣菜,重口味的都給去掉,換清淡些。”

明昭的表情驟然變得冷漠,捏著筷子的手也冇力氣了。

放下筷子,她看著一道道上來的清淡飯菜,頓時變得沮喪。

但段雲卿選的飯店味道自然是不錯的。

兩人吃過飯,明昭看了眼時間起身。

段雲卿立即道:“我送您回去。”

“不用。”明昭擺了擺手,懶洋洋的樣子裡染上了些認真,“往後你我隻通過‘黑境網’聯絡。”

黑境網上的通訊,是無法追蹤地址的。

頓了頓,她眯眼補充道:“我身份和行蹤之事,是SSS級彆的秘密。”

明昭的視線裡鮮少的帶了些沉,段雲卿當即站直了身體,慎重萬分地用力點頭,“我知道了。”

SSS級,也就意味著,是需要用命來守護的秘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