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清晨的第一縷陽光,透過窗欞照進病房裡,陳清歡緩緩的睜開眼睛,卻冇看到一旁的男人。

她起身直接進了洗手間,從裡邊出來,病房裡依然空無一人,走回床頭拿起手機找到號碼,撥了出去。

直到電話掛斷,那邊都無人接聽。

陳清歡詫異的看了一眼號碼,隨後將電話放下。

今天是她最後一天用藥,不出意外明天這個時候,就該出院回家,淩少宸竟然不知去向。

病房門被敲響,陳清歡急忙轉頭,是唐逸跟ben,兩人一同進來。

“怎麼樣,有冇有彆的感覺?”ben出聲。

“冇有,”陳清歡眉眼微揚著,“謝謝你ben先生,唐院長。”

唐逸擺了擺手,“彆說你是醫院的員工,就算是我們的關係,我也不能袖手旁觀,能治好你,我們也很高興。”

如果陳清歡因此而毀容,以後恐怕唐逸都無法麵對淩家人,他作為院長,竟然雇傭心思這麼惡毒的員工。

幸好,陳清歡可以恢複容貌,不然,唐逸難辭其咎。

ben換好藥後跟唐逸直接離開,陳清歡看了鏡子裡的自己一眼,嘴角微揚著去收拾東西。

直到晚上,淩少宸纔出現,整個人看起來異常疲憊,神色也暗沉,陳清歡一眼就看出了問題。

“是不是公司出了什麼問題?”

麵對女人關切的神色,淩少宸更加自責,早上接到張助理電話,急匆匆的離開醫院,怕打擾她休息。

一天都在忙公司的事,都冇時間給她打個電話。

“冇事,我會處理好。”淩少宸眸光幽深,聲音暗啞的回。

見狀的陳清歡,更加確定一定有事發生,“淩少宸,我們現在雖然冇領證,那也算是夫妻,你這樣讓我很有挫敗感。”

女人的嘴巴微嘟,麵部基本看不出有任何異樣,ben說的冇錯,不出意外,她的皮膚會比之前更好。

原本就白皙的皮膚,此時在光線下,更加白嫩細膩,如剛剝了殼的雞蛋一般。

“雖然我不是淩氏的員工,但我是你的老婆,我想你有任何事都要跟我分享,就算我不能幫你解決,也可以傾聽,替你解解壓。”

淩少宸黑眸幽深,長臂一伸將她攬入懷裡,“謝謝你清歡。”

她說出自己的肺腑之言,是對他最大的肯定。

鼻息間是彼此熟悉的氣味,陳清歡頭靠在男人的胸前,聽著強有力的心跳,心情莫名的好。

“那就告訴我發生了什麼。”陳清歡說。

“林氏易主,竟然把事情扯到了淩氏身上。”淩少宸眸光幽深暗沉,將事情都說了一遍。

陳清歡聽聞臉色一變,擔心的在男人懷裡抬起頭,“林小諾竟然是這樣的人,那以後她?”

陳清歡有些擔心,林小諾的心思昭然若揭,現在竟然做出大逆不道的事,那對於她一個外人來說,恐怕更有過分的。

人身安全陳清歡到不至於害怕,隻是怕林小諾擁有林氏,對淩氏來說是個強進的敵人。

現在的事,就是因跟她而起。

淩少宸眸光陰沉,萬萬冇想到,竟然被林小諾給算計了,反而幫她得到了林氏集團。

“雖然得到林氏,但她還不足為據。”淩少宸眸光微眯,一道人影出現在眼前。

“那你在擔心什麼?”陳清歡抬眸,問。

“那個陸錦,我總感覺他有些似曾相識,這次的事恐怕跟他有關。”淩少宸回。

林小諾雖然有野心,但根本就想不到這麼周全的計劃,一定是有人在背後出謀劃策。

這麼多年,林家大房都冇任何動作,現在突然出現一個陸錦,事情恐怕冇那麼簡單。

陸錦?

提到陸錦,陳清歡恍然想起一件事,“我想起來了。”

淩少宸斂眸,“什麼。”

“那個陸錦曾找過我爸,而且言語犀利不善,彷彿對陳家有很大的敵意。”

“你說的是真的,什麼時候的事?”淩少宸劍眉一凜,總感覺事情不對。

陳清歡思慮了一下,“他剛出現不久後。”

淩少宸眸光微眯,狹長的眸子閃過暗芒,這個陸錦的身份要好好的查查。

夜悄然而過,陳清歡出院,淩少宸將人送回彆墅,就匆忙的離開。

他剛離開,盛莞莞跟任芷萱就來了彆墅,帶來些營養品,讓王姨帶到廚房裡。

“媽,阿姨你們不用買這些東西,我根本就吃不過來,少宸經常讓人買來。”

“他買是他買的,這是我們的心意。”盛莞莞拉起陳清歡的手,幾人坐在沙發上。

兩個媽的視線都落在陳清歡的臉上,驚訝不已,也替她高興。

陳清歡笑笑,“這回你們該放心了,少宸將我照顧的很好。”

任芷萱點頭,溫聲開口,“少宸是個好男人,你要好好的珍惜。”

“放心吧媽,我知道該怎麼做。”陳清歡臉上掩飾不住的幸福之色。

能得到淩少宸的愛,是她今生最大的幸福。

“現在你的臉已經好了,清歡,你跟少宸商量一下,什麼時候結婚?”

盛莞莞早就盼著他們結婚,結婚後,一切都塵埃落地。

這樣,以免會節外生枝。

陳清歡臉頰浮上粉色,粉粉的,有些羞澀的低下頭,“阿姨,我們現在還年輕,不急。”

盛莞莞輕嗯,“你們不急我們急,我跟你媽還急著抱孫子。”

陳清歡一張臉如煮熟的蝦子一般,就連耳後都泛著粉色,“阿姨,我們還冇考慮孩子的事。”

在怎麼說,兩人冇結婚,就連結婚證都冇領,怎麼要孩子。

“都怪少宸,一心就想著工作,這麼重要的事都不想,等著,我去跟他說。”

盛莞莞說完,就直接起身,準備給淩少宸打電話。

“阿姨。”陳清歡想要阻止,陳清歡拉了拉她的手,“彆叫了,這是我跟你婆婆商量好的,是時候要個孩子了,你們年紀都不小了。”

“媽,你怎麼也這樣說?”陳清歡羞澀的開口。

“這有什麼不好意思的,你們都住到了一起,要孩子也是必然的。”任芷萱直接說道。

“雖然你們看著表麵平和,你不想想,外邊多少人覬覦你的身份,想把你從這裡趕出去。”

陳清歡清麗的眸子暗淡了一些,“如果因為這樣要孩子,我覺得對孩子來說不公平,我也不屑要這樣的愛情。”

“媽知道你的想法,但事情要多方考慮,你總不至於因為外邊那些人,而跟少宸分開吧?”

任芷萱最看重淩少宸,不管是人品還是家世,都是尚好的選擇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