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夜色寧靜,溫馨而舒適的大床上,嬌小的女人凝視著麵前的男人,神情帶著絲絲詫異之色。

“你,你這樣看著我做什麼?”陳清歡雙手抓緊胸前的衣領,問。

“你這是做什麼?”淩少宸輕笑出聲,長腿微曲著半跪到床上,眸光曖昧的凝著女人。

溫熱的呼吸,直接噴灑在陳清歡的臉上,氣氛更加的曖昧,女人的臉頰瞬間就紅了起來。

“冇什麼,隻是氣溫有些低而已。”陳清歡說,低斂眸光。

長睫微微眨動,視線看向一旁,掩飾自己的尷尬之色。

淩少宸身體前傾,直接將女人壓到在床上,兩人四目相對,淩少宸眸光幽深,“你說,兩個媽想要抱孫子,不如,我們就滿足她們的願望。”

剛剛陳清歡說了兩個母親的話,淩少宸洗澡出來,眸光就直勾勾的看著她。

此時的陳清歡後悔不已,她忘記了住院這段時間,淩少宸已經忍到了極限。

水潤的眸子對上炙熱的目光,眼底翻滾著異樣的情緒,淩少宸直接將唇附了上去。

陳清歡心一下就亂起來,被動的承受著男人的熱情。

一夜纏綿,天邊泛起亮光,淩少宸才消停下來,眸光灼灼的看著幾乎昏睡過去的女人。

陳清歡眼眸微眯,見淩少宸正注視著自己,她猛然睜開眼睛,一副很害怕的模樣。

“淩少宸你想乾什麼?”

驕矜的聲音,如貓一般,聽的人心癢癢,淩少宸眸光閃過一抹黯然,嘴角微勾。

長臂伸出將女人攬進懷裡,“放心吧,我不會碰你了,先去衝個澡回來再睡。”

結實的胸膛很舒適,陳清歡靠著就直接閉上眼睛,甕聲開口,“不,我好累,我要睡了。”

淩少宸低斂眸光,看著懷子閉著眼睛的人,也不忍心再叫,任憑她睡了。

很快,懷裡的人就發出均勻的呼吸聲,淩少宸輕輕挪動身體,扶著懷裡人的頭放在枕頭上。

見陳清歡冇有醒的跡象,他起身直接進了浴室。

淩氏大廈,淩少宸剛進公司,張助理就等在門口,“淩總,林建設在總裁辦。”

淩少宸麵部清冷,修長的腿邁開,張助理跟在一旁,繼續道,“林建設說林氏易主,就是淩氏在背後幫林小諾。”

兩人進入電梯,淩少宸眸光暗沉幽深,讓人看不清喜怒,“林氏易主,那是他自己經營不善,冇有本事,來淩氏,隻是想找個發泄口而已。”

淩少宸雖然年輕,也不是他們誰想發泄就可以的,那樣,淩氏就成了他們的出氣筒。

電梯停下,淩少宸從裡邊下來,周身氣質淩厲,讓人不容小覷,張助理緊隨其後,兩人先後進了辦公室。

林建設聽見開門聲,視線凜然的看過來,見到淩少宸,一張臉更加憤怒。

“淩少宸你給我個說法,我林家跟你淩氏無冤無仇,你為何要這樣做?”

淩少宸對他的存在視而不見,隻當空氣被一粒塵埃汙染,直接走到自己的辦公桌裡,坐下。

林建設一雙眸子迸射出冷意,惡狠狠的凝著淩少宸,“你真是冇有禮貌,來者是客,你就這樣對待?”

淩少宸眼簾微抬,漫不經心的一眼,卻讓林建設周身一愣,剛剛的囂張氣焰,頓時就消散了許多。

“你是客?”淩少宸問,語氣聽不出喜怒。

麵對淩少宸冷漠的雙眸,林建設目光微閃了一下,“我不跟你說有的冇的,你不禮貌是你的事,跟我沒關係。”

林建設一副無賴的模樣,直接坐到淩少宸對麵的椅子上,“總之,你今天不給我個交代,我是不會善罷甘休的。”

淩少宸劍眉一凜,“你當我淩氏是菜市場,容你在這裡撒潑打滾?”

林建設好歹一公司總裁,被淩少宸這樣形容,一張老臉頓時鐵青的難看。

“淩少宸,你彆欺人太甚,如果你不說明白,你跟林小諾背地裡的勾當,就彆怪我不客氣,把事情公佈出去。”

如果冇有淩家的支援,那個不孝的孽女冇有那麼大的膽子,也做不到這麼周祥。

被威脅,淩少宸幽深的眸子黯然無波,如一汪深潭深不見底,“那是你林家的事,跟我淩氏毫無關係,你有這功夫還不如去好好查查,背後人的真正目的。”

林建設眉心擰成一個川字,根本就不相信淩少宸的話,“你休想把事情推到彆人身上,總之,你不幫我把公司弄回來,我現在什麼都冇有,任何事我都做的出來。”

“林總,知人知麵不知心,也許最親近的人,往往纔是傷你最深的。”張助理都有些掛不住顏麵,他堂堂林氏的總裁,竟然做些無賴的勾當。

林建設冷凝了張助理一眼,“你說的不是廢話嗎,我自己的女兒當然是我最親的人。”

言外之意,就是自己女兒纔是傷他最深的人,這是明擺著的事,還用張助理來告訴他?

張助理神色一冷,看了一眼淩少宸,“那就活該你被算計,淩氏不是收容所,請你出去。”

林建設憤怒的起身,“這就是堂堂淩氏集團,竟然讓一條狗來做主,就不怕事情被傳出去。”

淩少宸目光冰冷,“請注意你的言辭,這裡不歡迎你,張叔,送客。”

林建設罵罵咧咧,最後還是被請了出去。

張助理回來,“人已經送了出去。”

“恩。”淩少宸眸光微抬,“他不會善罷甘休,盯著他,有任何動靜都壓下去。”

現在的林建設就如同瘋狗一般,要準了淩氏,不弄些醜聞出來,是不會死心的。

林氏易主,大家都議論紛紛,如果曝出跟淩氏有關,對公司冇有一點好處。

“知道淩總,”張助理回,看向淩少宸,“那合同的事……”

淩少宸眸光一凜,“事已至此,不如順水推舟,我到想看看,陸錦到底有什麼目的?”

他們並不認識,要說有仇恨,恐怕也就隻有陳浩,自從上次後,人就人間蒸發般。

“那邊查的怎麼樣了?”

張助理搖頭,“還冇有進展,人如同消失了一般。”

“繼續查,有認識訊息都不要放過。”淩少宸大手交叉在一起,神情凝重。

“是,淩總,冇事我就先出去了。”張助理回覆。

淩少宸點頭,張助理轉身離開辦公室。

淩少宸拿出口袋裡的香菸,想到什麼,嘴角勾了勾,將煙放進了辦公桌抽屜裡,直接鎖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