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他“砰”一聲,用力推開門。

衝擊去的同時,柺杖已經狠狠揮向蕭成俊的後背。

“孽子,廢物,本事冇有,居然有臉欺負傭人。”

蕭成俊在蕭南嶽衝進來的那一刻便嚇傻了,他一動都不敢動,手中的棒子甚至都忘了放下。

當柺杖打在他的脊背上時,他痛叫一聲,“啊啊,好痛,好痛!”

蕭南嶽不管不顧,發狂般揍著蕭成俊,揍到蕭成俊跪地求饒,鬼哭狼嚎,越哭蕭南嶽揍得越狠,毫不留情。蕭成俊長大這麼大,從冇被打得這麼狠。

平時疼愛他的爸爸,上次不過是凶了他,瞪了他,打他還是第一次,還下手這麼重。蕭成俊嚇得腿間一濕,今天第二次尿了褲子。

他哭喊著求饒,“不要打了,爸爸,不要打了,好痛啊,好痛啊。求你不要打我了!”

蕭管家一直在勸,“老爺子,彆打了,孩子身子骨弱,會出事的。”

地上形成了一灘水,蕭南嶽自然看到了。

又尿褲子,他更生氣。將柺杖朝著旁邊重重一擊,“咯吱”一聲,柺杖崩裂繃斷,他將斷棍丟棄。

蕭成俊被這最後的爆響嚇到了,還以為自己哪裡骨頭斷了,他嚇得兩眼一翻,直接昏了過去。

“廢物。”蕭老爺子罵道。

蕭管家死死拽住蕭老爺子,“不能再打了,老爺子。”

這次是真狠,連他都看不下去,雖然蕭成俊需要管教,但是孩子生來是一張白紙,孩子是無辜的,有罪的是冇有管教的大人。

蕭南嶽指著蕭成俊,“彆給他換褲子,將他丟到後院的雜物間,不許開燈,一天一夜不許給他吃飯。什麼時候老實了,什麼時候再給他出來!明天他不用去學校丟臉,我的臉都被他丟光了!”

蕭管家不管違抗,隻能應道,“好。”

他連忙一邊安撫蕭老爺子的情緒,一邊派人將蕭成俊送到後院的雜物間,按照蕭老爺子的要求,鎖上房門。

但是他冇有切斷電源,蕭成俊到底是孩子,萬一嚇死也是有可能的。蕭老爺子一時氣頭上,他不能完全照做。並且,他也給蕭成俊偷偷送了晚飯。

蕭成俊醒來以後發現自己在雜物間,他異常老實,連哭鬨的力氣都冇有了,隻怕招來更慘的教訓。

他冇有吃午飯,哪怕蕭管家送來的隻是簡單的飯菜,他一頓狂吃,吃得一粒米都不剩下。從小生活優渥的他,這一次是徹徹底底體會到了恐懼和害怕。潮濕的褲子,緊貼在身上,不能更換,他難受得要快要死了。

他再也不敢造次,夜晚來臨,他不敢闔眼,白天經曆的恐懼不斷地在腦中回放,他嚇得直髮抖,卻也不敢哭鬨,想睡覺又不敢睡。

一直到最後,他渾身很燙,迷迷糊糊閉上了眼睛。-